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正文

搶云計算市場不光騰訊價低 中移動也玩跳樓價


發布時間:2017-4-1  來源:admin
近日,云服務市場很不平靜。
進入3月以來,接連發生兩起“超低價”競拍地方政務云服務招標項目。先有騰訊云以0.01元中標廈門云政務外網云服務,后傳出中國移動零元中標上海電子政務云項目。
然而在云計算業內人士看來,卻也并不新鮮。中國移動、騰訊云歷來都是云服務競投標中的“低價殺手”,慣用“低價”進軍政府和企業市場。
對此,行業內人士感嘆,用“超低價”來競爭是在破壞云計算市場生態平衡,并不利于行業未來發展。
“零元中標”系外界誤讀
3月17日,中國政府采購網發布《廈門市信息中心廈門務實-公開招標-2017-WS034廈門市政務外網云服務中標公告》,顯示中標供應商名稱為騰訊云計算(北京)有限責任公司,總中標金額為0.000001萬元(人民幣)。3天后,中國政府采購網上公布上海電子政務云服務項目招標結果,再次出現“總中標金額:零萬元”。由此引發了業內人士的關注。
《IT時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了解到,“零萬元”的中標結果系外界的誤讀。據了解,于今年1月24日啟動的電子政務云建設項目招標是上海政府首次向外招募政務云的合作建設商,能夠承建類似大型政企領域的IT項目,對云服務企業來說機會難得。此次公開招標吸引了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盛大云計算以及東方有線五家企業參與競投。
在競標當天,采購單位上海市政府公眾信息網管理中心詳細羅列了幾十項計劃建設的細分項目,除了提出具體的建設要求外,同時標明政府對該項目的最高預算額度。由參與競標的各家企業“逐項”報價。
與其他地區招標時的一次性報總價不同,此次上海電子政務云的招標采取的是“按項目付費制”,計劃建設的這一批項目全部采取建成一項,支付一項的“后結算”模式。因此,在項目建設開始前,無法給出具體中標金額。這才有了外界誤讀的“零元中標”。
零元背后的低價競爭
盡管“零元中標”并非事實,但在此次上海政務云的競標過程中依然存在“超低價競標”的事實。據上海市政府采購中心第201710075號信息——上海市電子政務云服務中標公告顯示,預算金額為1200萬元的電子政務云建設項目,最終由上海移動+云賽智聯、中國電信同時中標。
由于此次招標采取的是逐項報價原則,因此中標企業的最終報價可從“綜合單價”以及“規模增長遞減比例”中找出蛛絲馬跡。綜合單價,簡單理解就是根據招標方給出的最高預算額度,投標企業所能給出的“折扣”系數。其中,中國移動的“綜合單價”為0.2340,遠低于其他所有競爭對手。
而最讓外界看不懂的是,中國移動在“規模增長遞減比例”這一項上給出的“超低折扣”,讓利幅度并不遜色于騰訊云給出0.01元的超低報價。對此,中國移動的“規模增長遞減比例”是55%, 即當建設的項目規模擴大1倍以上,購買方支付的項目費用只有原項目報價的45%,“打個形象的比喻,中國移動建房子,第一年建一個房間的費用是1000元,第二年當房間數量增加到2間,每間單價下降到450元,因此建設2個房間的費用還沒有建1個房間的費用高。”上述知情人士解釋。
根據公告顯示的數據,在云計算業內人士看來,中國移動這一次盡管不是零元中標,卻也實實在在玩了一把超低價競爭。
涉嫌存在不正當競爭
據了解,中國移動在政企市場起步較晚,此前很少競標云計算之類的信息化項目。
但為了快速拓展市場,中國移動已不止一次“燒錢”搶市場。另據《IT時報》記者了解,在2016年10月的一次地方云計算項目投標中,初定成本預算900萬元的項目,中國移動最終以70萬元的0.8折報價中標。
另外,去年4月8日,溫州市公共資源交易網公布了溫州市府辦政務云平臺項目的中標結果,這項預算金額為100萬元的采購項目,被中國移動以每月1元價格中標,當時,同樣引發其他參與投標單位的質疑。
“類似以超低價競標的方式,如今在云服務市場競爭中已經愈演愈烈。”一位云計算行業的人士透露,無論是騰訊云的0.01元中標,還是中國移動的1元中標,在他們看來,似乎都已經司空見慣。通常來說,招標文件要求報價不得低于預算的一半,以防止惡意競爭,如今這項過去的行規已被徹底打破。“云市場潛力巨大,巨頭企業都想分一杯羹,如今在互聯網競爭中的燒錢補貼戰術,用資本逼死競爭對手的手法正在云服務市場中被復制。”
 
與單純的軟件開發不同,云服務背后還有服務器、機房等硬性支出,中國移動此前在政企市場占有率較低,獨立機房、量化服務器的儲備資源并不充足,相對其他云計算服務提供商,中國移動并不具備“低價”競爭優勢。“據我所知,中國移動并不具備獨立機房大樓的硬件條件,一旦要上馬大規模云服務,只能外租,成本不低。”上述云計算業內人士認為,此前中國移動在溫州政務云的1元競標中,就已經有媒體估算,按照當時招標文件對物理服務器配置要求,一臺機器的市場價格達到4萬元以上,即使按照內部折扣價購買,100臺該配置的物理服務器總價也要達到120萬元以上。因此中國移動一個月收費1元遠遠不能抵扣成本,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標投標實施條例》中與政府采購必須有償,投標報價不能低于成本價的相關規定,中國移動涉嫌存在不正當競爭。
中銀律師事務所的律師焦曉非此前表示,低價競標從表面上看是犧牲了公司的利益,但這樣的做法對其他的競爭對手來說,打擊很大。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應該對投標結果進行關注、調查,對其非法性進行認定。

 

中国北京单场足球彩票